谢菲尔德
英国谢菲尔德当地时间:

统一客服电话: 英国(+44) 08444 930 990    中国(+86) 400 680 6030
企业QQ: 4006806030   Email: enquiry@suuk.org
当前位置:Sheffield Chinese >> 英国新闻资讯 >> 专访英国苏格兰事务大臣:苏格兰的未来在上海

专访英国苏格兰事务大臣:苏格兰的未来在上海


发布日期:4/14/2009 5:03:39 PM
 
来源:外滩画报


  专访英国政府苏格兰事务大臣吉姆。默菲--2008 年度英国最佳大臣。

  这位曾在南非生活6 年的苏格兰人不满30 岁就当选英国下院议员;他先后在布莱尔和布朗两位首相的政府中任职,历任内阁办公室政务次官、就业与福利改革事务大臣和欧洲事务大臣,去年被评选为“年度最佳大臣”。眼看工党在自己家乡优势不再,半年前布朗又将摆平苏格兰的重任托付给他。接受《外滩画报》专访时,他说:“苏格兰的未来在上海。”

  文/ 刘旭阳 图/ 武传华

  吉姆。默菲和现任英国首相戈登。布朗有不少共同点:都是苏格兰人,都是工党党员。

  比起那位年长自己16 岁的同乡,42岁的默菲有些地方还略胜一筹:29 岁就当选英国下议院议员,比布朗初次入选西敏寺时小了3 岁;去年他被英国议院杂志评为“年度英国最佳大臣”,以表彰他担任欧洲事务大臣期间,加深了英国与欧盟的联系,并促使欧盟新宪法草案《里斯本条约》在议院获得通过。

  2008 年10 月3 日,布朗对内阁进行部分改组,默菲得到了现在的职务——苏格兰事务大臣。

  近日,默菲率苏格兰工业发展委员会访华,在上海接受了《外滩画报》专访。

  “现在英国时间正好是内阁开会的时候。这是我头一次缺席。”采访开始时,高高瘦瘦的默菲一边看表,一边对记者说。

  作为苏格兰事务大臣,默菲的主要职责是作为苏格兰与英国政府、议会之间的联系纽带,贯彻、维护苏格兰的地方自治。

  默菲出生于格拉斯哥。他12 岁时,当工程师的父亲参与南非第一座核电站的建设,全家人遂离开经济不景气的苏格兰移居开普敦,6 年后才重返故土。

  从Strathclyde 大学毕业后,1992年默菲当选苏格兰学生联合会主席, 两年后当选全英联合学生会主席,成为英国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。

  1997 年,托尼。布莱尔率领工党赢得大选,开始了英国历史上最长的工党执政期。正是在这次大选中,29 岁的墨菲打败了保守党对手,首次当选代表伊斯特伍德选区的国会议员,成为苏格兰历史上进出伦敦议会大楼的最年轻议员。此后他又两度连任。

  2005 年大选过后,默菲的仕途节节高升:当年被提拔为内阁办公室政务次官;2006 年升任就业与福利改革事务大臣;2007 年出任欧洲事务大臣;去年改任苏格兰事务大臣。

  英国媒体认为,布朗任命政治新星默菲的目的,是要挽救工党在苏格兰的颓势——在2007 年的苏格兰议会选举中,寻求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击败工党,跃居当地第一大党。默菲的前任苏格兰大臣德斯。布朗由于兼任国防大臣而备受争议,被批评为“兼职”大臣。

  苏格兰工业发展委员会上次来中国,还是在1971 年。全球经济萧条,让默菲十分焦急。“我要在东方,为我的民众寻找抵御经济危机的办法。”他说。

  从迈出浦东机场的那一刻起,默菲就为上海的繁华征服。“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城市,喧闹和繁忙的街道让人喘不过气来。虽然处在经济衰退期,但是城市的发展脚步仍然在向天空无止境地延展着。”

  在上海的第一天,他已经觉得自己的形容词不够用,就像他在中国的时间一样:短短三天中,他要在上海出席数场商贸活动,再赴北京拜会中国外长杨洁篪和财政部官员,最后到香港大学发表演讲、接见在港参赛的苏格兰橄榄球队等等。不过他表示,自己肯定还会再来。

  B= 外滩画报M= 吉姆。默菲(Jim Murphy)

  “华莱士的时代已经过去”

  B:提起苏格兰,人们最先想到的似乎都是苏格兰裙、风笛和华莱士?

  M:除了你提到的这些,还有很多能代表苏格兰:爱丁堡城堡、尼斯湖、哈吉斯等等。我也有自己的裙子,但只在庆典上穿。相比风笛,我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,更喜欢玩吉他。至于华莱士,他属于苏格兰的光辉历史,他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  B:3 月初在北爱尔兰马塞林军事基地,两名英国士兵遭枪击死亡,另有4 人受伤,一个自称“真正爱尔兰共和军”的组织声称对袭击事件负责。苏格兰同样是联合王国的一分子,在历史上同样与英格兰发生过冲突,你怎么看待这件事?

  M:所有苏格兰人都为北爱尔兰发生的惨案而伤心、愤怒。冲突已经平息了将近12 年,我们必须谴责那些邪恶、怯懦的杀人犯。我相信北爱人民不会允许这类暴行来破坏属于他们的和平。我不是民族主义者,而是爱国主义者,我始终支持团结一致。我认为,分裂英国是错误的。苏格兰、威尔士、北爱尔兰、英格兰,我们在一起才能强大。我们家是爱尔兰人后裔。我出生在苏格兰,我妻子是英格兰人,我们就是最好的民族融合例子。苏格兰是英国不可或缺的一员,现在人们都安居乐业,和平相处。我们不能为过去活着,要为未来而活。爱尔兰现在是英国的友邻,近20 年两国关系改善很多,只有少数人仍不满意。我只能说那些人是危险的,更多的人希望和平。现在有两种观点:一种认为苏格兰留在英国更好,另一种认为分离出去会更强大。我赞成前者。留在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中,能带给苏格兰人国际贸易上的优势——英国不仅为苏格兰提供了市场和服务,更是我们的银行业基石。作为英国的一员,不仅为苏格兰提供了出席安理会、欧盟和G8 峰会的机会,也帮助我们消化了国际能源价格波动的危害。联合王国好比一个蓄水池,把大家的资源、优势集中在一起,又为我们分担了风险,它是苏格兰人的最大保障。

  B:布朗首相也是苏格兰人,他对家乡会不会特别照顾?

  M:我的职责是代表苏格兰,将苏格兰的声音传递给英国政府,尤其是在他们作一些重大决定时,能对他们产生一些影响。我和布朗首相每周二上午定期开内阁会议。他了解苏格兰,也容易听到苏格兰民众的声音,但他是全英国的首相,不仅仅是苏格兰人的,有时会照顾不过来,所以我的责任依然很重。

  B:与布莱尔相比,布朗有何优点?

  M:布莱尔和布朗都是值得我崇敬的优秀领导人。正如大家知道的,现在英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和挑战就是经济危机。很幸运,此时我们有布朗这样一位对经济有深刻见地的领导人。他对经济的敏锐和认识无人可比,因为他当过10年财政大臣,在经济方面非常有能力。

  “丘吉尔错了”

  B:在欧洲一体化过程中,英国向来不是最热衷的成员国,为什么它却成为率先通过《里斯本条约》的国家之一?作为当时的欧洲事务大臣,你是怎么做到的?

  M:丘吉尔曾说,他希望是一个欧罗巴合众国,而不是(松散的)欧盟;此外,英国不应该是其中一员,因为我们太强大了,在军事、经济和文化实力上都强于欧洲大陆;大英帝国没有必要加入这种组织。但是我要说,他错了。在我看来,英国不再是昔日的强大帝国,我们不再是英联邦的领导者,而是其中平等的一员。世界也变了,今天我们关心的是全球经济、气候变化、恐怖主义。这些问题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自解决。我们应成为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联盟——欧盟的一员。很遗憾的是,在欧洲议会势力强大的欧洲怀疑派中,有相当多议员就来自英国。说服选民和议员是件非常困难的事,我告诉他们的是:现在欧盟能帮助英国取得成功,能帮我们解决种种困难,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成功、更健康的欧盟。英国人到了忘掉优越感的时刻了。

  B:外相大卫。米利班德是一家俱乐部的主席,而你是下议院足球队长。英国政治家是不是都很喜欢体育?

  M:我喜欢几乎所有运动。今天上午,我还出席了苏格兰和中国高尔夫合作协议的签署。政治家也需要运动、娱乐等兴趣爱好。如果政治家的生活只有政治的严肃和勾心斗角,那一定很无趣。运动是减压和放松的好办法。我生气时可以一脚把球踢出去,想多用力就多用力,想踢多远就踢多远,你说多好。我很享受。

  B:你少年时期在南非度过。不少政治家也有海外背景,比如奥巴马。对政治家而言,海外生活经历意味着什么?

  M:的确,从12 到18 岁,我一直在南非度过。我喜欢那里的天气和生活,但讨厌那里的政治。我厌恶种族主义,非常之厌恶。当时白人虽然只占少数,却拥有无数特权。尽管我是白人,但我讨厌这种残酷的等级制度,我喜欢平等。那里的政治就是一种犯罪,所以我18岁时又回到苏格兰。南非的生活,让我看清了种族主义的罪恶。

  B:从政至今,最让你产生挫折感的是什么?

  M:每天我们都会遇到挫折,都会犯错误,只有什么都不做的人才不会犯错。每天都有成功和失败,高潮和低潮。也许你付出了十分的努力,只有一分的收获,但我们还是应该竭尽全力。如果一定要说工作中的失落,我想就是不能经常陪孩子们。我有三个孩子,分别是10 岁、8 岁和4 岁。今天,我在堵车时给他们打电话,他们正在吃早饭。8 岁的儿子告诉我,今天他要参加一场足球赛,问我能不能去给他加油。我只能对他说抱歉,爸爸应该去,但人在上海,没有办法。我进政府工作已经12 年了。我进议会时只有29 岁,当时是国内最年轻的。从那时起,我每周在伦敦呆4 天,只有3 天在苏格兰。家庭生活就是我付出的代价,我只能和妻儿共度周末,这可能是我的最大遗憾。

  “上海的繁华和高度让我惊呆”

  B:这次来中国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

  M:主要有两个目的,一是率苏格兰工业发展委员会来考察中国市场,了解在中国的苏格兰企业境况。二是到北京会晤中国政府高层,扩大苏格兰与中国的经贸合作。我还将在北京和香港的大学进行两场演讲,谈谈苏格兰和我对经济危机、G20 的看法。苏格兰有上百年的对外贸易史。虽然现在出口的物品不一样了,但传统仍然没变。最新数据显示,苏格兰每年的对外出口额为200 亿英镑,而销往英国其他地区的金额为400 亿英镑。也就是说,苏格兰2/3 的总附加价值(GVA)来自外贸,但苏格兰更热衷于与英国的其他部分,而不是全球的另外195 个国家做生意。我来中国的目的,就是帮苏格兰公司在中国市场寻找机会。

  B:你对上海印象如何?

  M: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,她的繁华和高度简直让我惊呆了。上海有那么多摩天大厦,我只在纽约曼哈顿看到过类似情景。这里太让我震撼了。对我来说,这就是苏格兰未来的努力方向。我要回去告诉我们那里的人:看(他手指窗外的夜色中上海),苏格兰的未来就在这里。今天是我在上海的第一天,明天就要走了。时间实在太仓促,我只能看到上海的百分之一,这是不小的遗憾。不过我还会再来。

  B:全球经济衰退是不是对苏格兰传统工业造成了很大伤害?

  M:你到过苏格兰,应该能感受到,苏格兰人最大的性格特征,就是他们的坚毅。他们从不认输,无论年景好坏。他们经历过16 年的经济增长和自信增长,也经历过非常痛苦的经济衰退和危机。1980 年代,经济状况非常差,政府作了很多无情的决定,让很多人失业。但苏格兰人挺过来了。虽然当时的英国也像今天的欧盟,在经济上给了我们一些支持,可最终我们是靠自己挺过来的。老实讲,今天的经济格局就是欧盟、美国和中国三分天下。世界银行的报告说,全球中产阶级数量将从2000 年的4.3 亿发展到2030 年的11.5 亿人,其中中国和印度将占新增人数的2/3,中国自己就达到3.5 亿。对苏格兰来说,这是不能错过的机会。我们曾经犯过错,这次一定要抢占先机。应对目前经济危机的最好办法,就是继续走全球化道路。我们的未来和中国紧密相连,这也是我今天在这里的原因。

  B:苏格兰威士忌享有盛誉,它算苏格兰在全球贸易中的经典案例么?

  M:的确。2004 年,白兰地曾是中国卖得最好的洋酒。但在苏格兰政府和苏格兰威士忌酒协会的合作下,苏格兰威士忌已经成了中国市场的销售冠军。威士忌的成功让我们很有信心,它说明苏格兰在全球化的今天仍具有竞争力。我今天去拜访了一家苏格兰酿酒公司Edrington的上海办事处,他们告诉我,在亚洲,苏格兰威士忌口碑非常好。亚洲、中国市场的形成,对苏格兰传统酿酒业是一剂强心针。




上篇 『贴图』英国古旧建筑面临“生存危机” (图文)     下篇 英国五年遗案计划非大赦 律师提醒华人了解详情

英国谢菲尔德留学服务中心 (Sheffield Chinese)是英国学子教育SUUK®旗下的服务站点,由苏格兰企业协会苏格兰商业局苏格兰王子基金共同赞助和扶持,是英国大学(学院 / 教育机构)授权的官方招生代理,也是英国移民署授权的签证、移民顾问。我们提供免费的英国大学申请服务。更多介绍信息